当前位置:主页 > 军事 > 正文

韦昌进:我是普通一兵,永远坚守6号哨位,徐光春现任职务

编辑:ja01| 2018-10-10 14:32 |查看: :

下着细雨的清晨,曾经同在炮火硝烟中坚守阵地的两个老兵韦昌进和李书水,拎着一些烟酒拾级而上,轻轻走向“张延景”,静静陪陪“张泽群”……相对无言,韦昌进躬身拂去碑上的一片落叶,说:“老哥哥们,韦昌进过来看你们了……”在这些老战友面前,韦昌进始终觉得自己还是普通一兵。身边的老班长李书水,当年曾带队把韦昌进救出来。李书水立过一等功,但因伤残一直在老家务农。

闷热潮湿的哨位上,年轻的士兵渴望建立功勋

在枪林弹雨中浸泡了几十个日夜的韦昌进,已经学会了判断炮点方向。他趁着第二发炮弹的火光,一头冲进第一发炮弹的落点位置。借助一块石头作掩体,韦昌进奋力向冲上来的敌人扔去几颗手榴弹;硝烟稍淡,又一拨敌人涌来,韦昌进抓起冲锋枪一阵猛烈扫射后,定睛观察下周围,没有退路,这个位置必须死守;他看了看身边,还有两具爆破筒,他迅速抡起,再次猛力扔向敌人……

侦察6号哨位的任务,落在曾在6号哨位坚守2个月的老兵李书水和张元祥身上。由于白天炮火太过密集,同时不明阵地上敌人情况,莽撞行动必死无疑,且毫无意义。于是指挥部将侦察6号哨位的时间定在天黑时分。

望着光洁而整齐的大理石墓碑,两位鬓发斑白的老兵内心难以平静,拨开岁月的风尘,仿佛又回到了枪林弹雨、生死与共的阵地上……

韦昌进:我是普通一兵,永远坚守6号哨位,徐光春现任职务

下着细雨的清晨,曾经同在炮火硝烟中坚守阵地的两个老兵韦昌进和李书水,拎着一些烟酒拾级而上,轻轻走向“张延景”,静静陪陪“张泽群”……相对无言,韦昌进躬身拂去碑上的一片落叶,说:“老哥哥们,韦昌进过来看你们了……”在这些老战友面前,韦昌进始终觉得自己还是普通一兵。身边的老班长李书水,当年曾带队把韦昌进救出来。李书水立过一等功,但因伤残一直在老家务农。

韦昌进和战友驻守的哨位据点是一个天然溶洞。最近的位置距离敌人只有8米远。平时,他们在哨位里交流全靠耳语,不敢大声说话。晚上执勤还好些,如果是白天的岗哨,他们就只能趴伏,连躬身弯一下腰也很危险,对面的敌人随时在伺机射击。

震天炮火里,韦昌进和张泽群提着冲锋枪奔出溶洞投入战斗,负责报话机的吴冬梅守在洞里呼唤炮火支援。

在战斗进行的同时,排指挥部反复不停地呼叫6号哨位,但一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。师指挥所指令韦昌进所属的战地步兵6连务必派人前往6号哨位,侦察清楚状况。

就任枣庄军分区政委的第一个清明节,韦昌进给战友李书水打了一个电话:“走,明天我们去一下滕州?”李书水从话筒声音里一下子就明白韦昌进是想去滕州烈士陵园,那里安葬着20多位当年和他们同在一个团服役、壮烈牺牲的战友。

请关注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的报道——

33年前,边境线上那场战斗打响的前夜,韦昌进一直警醒地趴伏在闷热潮湿的6号哨位上。黎明时分,他换哨走回居住的溶洞,刚放下冲锋枪,报话机就传来一阵爆响。排长从指挥所急切地传来通报:敌人将于拂晓发动进攻,重点方向为6号哨位,在增援到达之前,你们务必守住,绝不能丢了阵地!

1986年6月,韦昌进从前线返回老家,和母亲汪生兰在自家房屋前合影。

就任枣庄军分区政委的第一个清明节,韦昌进给战友李书水打了一个电话:“走,明天我们去一下滕州?”李书水从话筒声音里一下子就明白韦昌进是想去滕州烈士陵园,那里安葬着20多位当年和他们同在一个团服役、壮烈牺牲的战友。

师指挥所对6号哨位的重视,让6连压力巨大。韦昌进所在的某部6连,是抗战结束以后成立的,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中都没有立功记录。这让6连在战斗资历方面明显逊色。

韦昌进赶紧摇醒战友张泽群和吴冬梅:穿衣服,准备战斗!又通知在外面趴伏执勤的成玉山和苗挺龙注意放哨。就在这时,成玉山在外面大喊:不好了,敌人上来了!韦昌进还没有来得及转身站稳,炮弹就飞过来了。炮弹不是一发,而是密集地进行地毯式爆炸。

出发前,6连指导员发出动员令:“平时英雄连队说咱不行,咱不服。不服不靠嘴,得打给人家看!当以后新的连队成员来到时,能不能自豪地拿我们做例子,说我们是战斗英雄老一辈!”战斗打响前,6连官兵都想着杀敌立功,为连队建立功勋。

第一轮攻防暂时结束,炮火稀落下来。趁着难得的间歇,韦昌进赶紧压着嗓子呼唤战友,然而呛鼻的硝烟中只剩苗挺龙还有回应。他正躲在另外一块大石头后面,枪筒子里还冒着青烟。韦昌进说:“情况不妙,赶紧进洞,休息会再打,马上又一轮炮击就会开始。”两人刚回哨位,一个炸弹的气浪直接把他们掀到最里面,洞口岩石哗啦塌落下来。

望着光洁而整齐的大理石墓碑,两位鬓发斑白的老兵内心难以平静,拨开岁月的风尘,仿佛又回到了枪林弹雨、生死与共的阵地上……

推荐图文

百态娱乐趣事

资讯排行

本栏目热点最新